连连发起专利诉讼,夏普意欲何为?

原标题:连连发起专利诉讼,夏普意欲何为?

在去年回归技术本位,重新聚焦中高端产品后,今年夏普株式会社(下称夏普)在专利技术上变得锱铢必较。

1月和3月,夏普分别以侵犯智能手机通讯技术相关的WLAN专利与LTE专利侵权为由,在日本与德国起诉OPPO。3月10日,夏普又在美国起诉咸阳彩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彩虹光电)及相关电视代工厂与品牌商,侵犯其液晶显示相关专利权。最新透露的消息是,夏普在东京对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提出起诉,称对方侵犯其车载通信设备相关专利权。

4年前,富士康结束4年的谈判,宣布收购夏普股权,希望拓展在下一代有机电激光显示(OLED)显示屏以及智能手机、手机、平板电脑等业务的多元发展。收购完成后,深陷债务泥潭的夏普一度打起了价格战,通过降价减配扭亏为盈,2017年就实现了4年来首次盈利。然而,低价产品不仅让夏普与高端品牌拉开距离,也并未让夏普长期获益,2018年和2019年,夏普都未能实现营收和利润的双增长。

如今,摒弃价格竞争,回归技术本位,这些专利诉讼是否在为夏普的重生之路奏响序章?

诉讼背后是商战

“法律身后是商业,讼争本质是商战。”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名誉院长陶鑫良教授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就目前夏普对OPPO、彩虹光电提出的专利诉讼来看,原被告双方作为智能手机和面板产业的直接竞争者,激进的诉讼策略背后都有激烈的市场竞争。

“作为液晶显示技术之父,夏普累积了大量专利,其中不乏高价值专利。夏普起诉彩虹光电的主要目的是以专利诉讼为工具,实现专利资产的货币化,收回资金以研发新一代显示技术。”在面板行业工作多年的广东品安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顾毓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2019年LCD液晶面板市场供需严重失衡,大多数面板尺寸的价格下跌20%左右降到现金成本以下,使得面板厂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营利困境。OLED面板具有折叠、可弯曲性等特性,成为市场新宠,夏普正谋求分拆LCD面板事业上市融资,以发展未能新一代显示技术OLED,并与JDI洽谈收购白山工厂。

实际上,液晶显示面板作为资本和技术高度密集的行业,近年来已经从价格战进入专利战阶段。顾毓波律师介绍,中国大陆厂商进入面板行业时间普遍晚于日、韩和中国台湾地区厂商,后者在发展过程中在全球范围内累积了大量高价值专利,并经常利用知识产权这一工具打击竞争对手以收取高额专利许可费。比如,中国台湾地区友达光电与深圳华星光电的专利和商业秘密侵权案,富士康旗下群创光电与重庆惠科金渝光电的专利侵权案。同时,中国大陆面板厂商内部也开始动用专利诉讼进行市场竞争,2019年华星光电与惠科金渝在深圳、广州和重庆互诉侵犯专利权,被称为国内面板业专利诉讼第一案。

据了解,富士康旗下群创光电与彩虹光电也早有渊源,2013年,群创光电曾与彩虹光电合作“咸阳计划”,由群创光电负责技术支持、彩虹光电提供产能,双方一起销售面板,但后因群创光电离职员工进入彩虹光电生出罅隙。

在智能手机领域,夏普作为日系知名手机品牌的地位也在不断受到后来者的挑战。根据市场调查机构Strategy Analytics(SA)在去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日本智能手机市场手机出货量上,夏普以15.5%排在第二,位于苹果之后。OPPO于2018年1月进入日本市场后,就在当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建立线下运营团队和积极与日本的运营商合作,以便更好地适应日本市场。日本调查公司BCN在今年初发布的2019年12月日本SIM-Free智慧手机销售数据报告显示,OPPO手机销售增幅高达98.1%。

面对夏普的专利诉讼,OPPO干净利落地给予了反击:2月,OPPO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夏普,请求法院判定夏普违反了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谈判中的“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同时,OPPO还向日本东京法院起诉夏普侵犯了OPPO在闪充技术方面的相关专利。

“活化”专利增效益

数起专利诉讼集中发生,在诉讼时机选择多重因素考虑下或许具有偶然性,但“活化”专利资产却是富士康收购夏普后一直力推的手笔。

“相对而言,日本企业之间专利诉讼比较少,夏普频繁的专利诉讼有明显的富士康色彩。“一位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知识产权律师向记者介绍,2016年,富士康收购夏普后,便在日本成立了一家知识产权管理公司ScienBiziP日本公司,声称将”利用富士康集团在管理知识产权方面的经验”,管理夏普公司名下的知识产权。富士康创始人兼董事长郭台铭也曾在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宣称,希望加速夏普专利的商业化进程,以此帮助夏普利用这些业务来盈利。

而“活化”专利资产正是郭台铭多年夙愿。富士康虽以“代工巨头”闻名,但也是低调的专利大户。截至2018年底的统计,富士康在世界各地的专利申请已经超过14.6万件,其中授权8.36万件,涉及通讯、半导体、面板、材料化工、汽车等多个领域。早在十几年前,郭台铭就要求公司要强化一种新的运营观念,即将多年来伴随制造业形成的技术资产,转换为深具价值的智慧财产。在向谷歌售出专利包后,郭台铭更是直接强调,必须将庞大的专利资产“活化”,在知识产权领域,提升对集团运作的整体效益。

不管是通过专利诉讼限制对手,赢得市场(比如夏普在手机、面板领域提的诉讼),还是以打促和,实现专利授权(比如夏普向电动汽车厂商提起的诉讼),都是“活化”专利资产,让其实现价值的形式之一。

“专利权人无论是自己研发取得专利授权,还是通过购买、许可取得专利授权,都是基于自身基础投入了资金和资源而取得的资产。专利权人通过维权,保护自己的投入和投资,无可厚非。”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总经理徐步陆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夏普是一个有技术积累、注重知识产权管理的国际品牌公司,其利用知识产权维护市场竞争优势,通过有效的知识产权策略平衡各方利益,有利于社会和企业资源配置优化。

尤其是当产品同质化与价格战失效,行业整体营利难度加大,企业竞争进入知识产权竞争阶段,竞争对手间的专利诉讼便在所难免。顾毓波律师建议,中国企业应进一步加强研发投入,强化专利在产品研发、技术保护与侵权风险管理的价值,构建与企业发展战略相契合的知识产权战略和专利生态管理体系,平衡成本与风险,以实现企业商业利益的最大化。同时,在应对专利诉讼过程中,专业高效的诉讼项目管理团队必不可少。

在提起多起诉讼后,夏普同时声明,过去及今后均将在美国、中国及全球持续采取必要行动,以保障其知识产权免受他人侵害。“从时代形势的风云变幻看,各行各业的专利大战烽火弥漫。专利等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企业之间博弈的主要手段之一。从夏普公司的企业发展看,一方面合并入富士康后进一步增强了专利等知识产权资产,另一方面夏普的制造业出身和富士康的代工厂经历可能已经让他们醒悟,只有抓住专利等知识产权,才能提纲挈领与纲举目张。”陶鑫良认为。(记者 刘仁)